周永康(資料圖)
  聖誕前夕,周永康和戴耀庭回顧已被清場的占領行動時表示,占領中環運動後期學生“基本上就快崩盤”。
  訪談中,面對戴耀庭“拒不退場”的指責,周永康委屈表示“即使學生呼籲撤退,部分占領者仍可能堅守。”的確,“占中”期間,學聯也曾悲情呼籲“退場”,隱隱給予“占中”主動結束的曙光。但歷次行動中,類似的表態都淪為自言自語的“獨角戲”,已經失控的占領行動,顯然不是學聯說了就算。全面清場後,占領學生又如“春筍”般冒出,四處安營扎寨,在立法院等地“打游擊”。聖誕將是這些“餘卒”發起年末“新狂歡”的“好時機”。
  據《星島日報》報道,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與占中發起人戴耀廷在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時,回顧對占領運動期間一些重要時刻。戴耀廷透露,占領期間因不想見到流血事件發生,所以當時在背後努力促成對話,政府在對話中亦交出原先承諾的東西,一度以為是退場的契機。周永康則指,學聯當時並沒有向任何人作出任何承諾;他又表示,占領後期,學生體力和精神上都繃緊,“基本上就快崩盤”。
  戴耀廷表示,政府與學聯對話期間,學生表現不亢不卑,政府亦交出原先承諾的東西,以為雙方可以藉此製造契機,作為撤退的轉折位。但學聯事後強硬的態度拒絕撤退,令政府失望。對此,周永康解釋,“政府和中間人預計學聯的立場是很溫和,可能這是他們最始料不及的事情”,但指出當中無人曾承諾任何事。
  占領運動中後期有激進化趨勢,周永康說,學生體力和精神上都繃緊,“基本上就快崩盤”。有線旁白描述,“處於疲態的學生決定將行動升級,原來是想證明激進未必有用”,周永康稱圍堵政府總部“確實被一些期望升級為主的人見到,這種行動未如理想”,反證運動方向需要更加多元,不能一味以升級為運動主軸。此言引起爭議,指他故意“升級”失敗。不過他之後澄清,言論是對行動失敗的檢討和教訓,而非事先計劃。
  此外,周永康認為在占領運動中“一路由學生打前鋒”,認為政黨有更大角色可以扮演。占領期間,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一度表示願意辭職促成公投,但開出條件,要求雙學帶頭退場。周永康指,即使學生呼籲撤退,部分占領者仍可能堅守,不能處理問題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51nerawi 的頭像
ne51nerawi

北京奧運

ne51nera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